姑姐和姨娘


近來我的姑姐來了我家居住,她今年才三十歲,生性溫柔、心地善良、與世無爭、對人和藹可親。只可惜紅顏薄命,八年前出嫁後,雖然夫妻恩愛,卻一直沒有生育,到今年剛懷了孕,姑丈卻因車禍死了,年紀輕輕的就守了寡,對她的打擊是可以想像的,她尋了一次短見,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劇,兩位媽媽怕她再出差錯,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,讓她散散心。
這兩個月來因事過境遷,使她漸漸忘卻了失偶之痛,心情也日益開朗了。她與姨媽最合得來,經常與姨媽在一起談天,偶爾和姐姐們上一次街,除此以外都是閉戶靜坐,深居簡出,真不愧大家閨秀。
姑姐愛穿一襲淡黃色的洋綢旗袍,長可及足,下面是平底的黑緞鞋,這是當年最流行的少婦妝束,這種輕鬆的倩影,直到如今還牢牢地印在我的腦海中。
這天晚上,我來找姨媽,準備和她幹上一個晚上,以安慰她這幾天來的孤單空虛,也想再次飽嘗姨媽的浪屄,以獲得心靈上和肉體上的雙重快感。
姨媽的房中只有床頭燈亮著,在柔和的燈光下,一個線條優美的女體面向裡、僅穿著一套內衣,背朝外側躺在床上。我輕輕地走到床邊,她還不曾發覺,我一下子就撲了上去,抱住她就是一個熱吻,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襲擊弄得有點驚惶而企圖掙扎,但因我全身壓在她的身上而無法動彈,就這樣我熱烈地吻著她,雙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豐乳上不停撫摸,下身堅硬的陰莖也頂在她的陰部上挺動著,並用身體上所有和她接觸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著,經過我這一陣有力的上下夾攻的撫摸熱吻後,她也有點嬌喘不勝了。
「啊!寶貝兒,你欺負姑姐……」
這回驚惶的是我了,我張口結舌不知所答,原來這位美人並不是姨媽而是姑姐;【】但見姑姐杏眼含春、臉泛桃花、媚目流盼情意綿綿,雖嬌羞萬狀,卻無惱怒的樣子。看來,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經動了春心了,要不然,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,被我如此無端侮辱,不打我耳光才怪呢!於是,我抓緊機會又抱住了她,一邊溫柔地吻著她的俏臉,一邊在她耳邊呢喃輕語:「姑姐,從小你就疼我惜我愛我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?難道你忘了我捨不得你出嫁,當時還大哭了一場嗎?難道你現在就不疼寶貝兒了嗎?」
「我知道你愛姑姐,我也很疼愛你,本來就喜歡你,現在經你這麼一弄,也已經愛上了你,可我是一個苦命的人、不祥的女人,是一個克男人的女人,別人說你姑丈就是給我剋死的,不要讓我再拖累了你,那樣我的罪就更深了。」姑姐嬌喘著輕微地反抗,但反抗是那樣的軟綿綿,更激起我對她的愛憐、更激起我的慾火。
「不,姑姐,你是個好女人,你從前是那麼疼愛我,現在怎麼忍心拒絕我呢?」
我撒嬌的加緊挑逗著姑姐的性感地帶。
「嗯……姑姐也不忍心拒絕你,可是,你是我的親侄兒,我是你的親姑姐,怎麼能做這種事呢?那可是亂倫啊!你知道嗎?」
我繼續吻她、挑逗她,漸漸她不再反抗了,顯然,她那深埋的熊熊慾火已經被我挑起,燃燒著她的神經中樞、控制了她的身心,她已經無所適從,嘴上手上雖然推拒著我,可心裡已經投降了,於是我決定採取迂迴戰略,一步一步來……
「那好,我們不做那種事,只要我不把雞巴插進你的陰道裡就不算亂倫,對不對?讓侄兒好好親親你、看看你、摸摸你,好不好?」我一面哀求著一面繼續進攻。
「唉~你這孩子真是的,怎麼說話的,什麼話都能說出口!什麼雞巴、陰道的!亂七八糟!既然你這麼愛姑姐,看你這副可憐相,姑姐今天特別通融你,就隨你的便吧!」
姑姐遷就著我,答應了我的請求。其實,她的話大有語病,「隨我的便」是指我提出的只親她、看她、摸她,還是一切隨我的便?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?
我暗想不管那麼多,走一步萛一步,反正今天我是定了她的!
我乘機脫去她的內衣,輕輕地撫摸她全身,姑姐身形雖嬌小,但曲線玲瓏,凝脂般的肌膚無一點瑕疵;嬌嫩結實的玉乳,因為懷孕的關係脹得特別圓大、特別挺拔。我控制不住心情的衝動,低頭去吻那豐滿的玉乳,吮吸那因準備哺乳而比常人略大的乳頭。
只一會兒工夫,就被我吸吮得時時冒出潔白的乳汁,鮮紅的乳頭下綴著一粒晶瑩的乳汁,看上去煞是誘人。圓圓的小腹高高隆起,下面黑密的陰毛掩蓋著鮮紅的陰唇,陰唇已經有些發硬發漲了,也微微張開了口,屄罅中已經流出淫水,弄濕了她那茂密的陰毛,使那些可愛的柔草緊緊貼在她的大陰唇上,也弄濕了我前去探寶的手指。我被姑姐這美妙的胴體刺激得熱血膨湃,忙將自己的衣物也脫個精光,避開隆起的肚子,斜壓在她那嬌嫩的胸脯上,親吻著、愛撫著。
姑姐並沒有意識到她的處境已經很不妙了,可能已意亂情迷了,連我脫光衣服她都沒有反應,看來已經被我挑逗得慾火如熾,慾火已經燒昏了她的頭腦,只見她媚眼斜瞇,烏雲散亂,櫻口微張,粉面紅暈,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背,雙腿也來回扭曲纏捲著我的雙腿,並在我耳邊燕語呢喃:「噢……寶貝兒,姑姐的……下面好癢啊……」
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戶,陰戶外已經全濕了,我用中指向玉洞內探去,感到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著瓊漿,我就用我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在她的兩片玉瓣中間來回撩動,在她的陰道口不停摩擦著,並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用力挺動,繼續挑逗著她。
「噢……好寶貝兒,行了吧,別再逗姑姐了,姑姐受不了……」姑姐終於控制不住了,向我求饒了。在我聽來,她這句話又有問題,要我別再逗她,是要我停止挑逗她,還是要我來真格的?女人就是這麼可愛,這麼讓人難以捉摸。
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,就將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,稍一用力,巨大的陰莖已插入一小半,姑姐一聲慘叫,雙手推著我喊道:「哎喲!寶貝兒,快停下,疼死我了!快拔出去!你說過不插進來的,怎麼說話不算數?我們已經亂倫了,怎麼辦?都是你不好!」姑姐嗚咽著,眼中流出了珠淚,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,還是被我們已經亂倫了這個事實急哭、嚇哭了。
「好姑姐,不要怕,什麼亂倫不亂倫的,都是些偽君子騙人的,只要真心相愛,管他什麼世俗偏見!姑姐,我只問你愛不愛我?」
「姑姐當然愛你啦!不愛你怎會讓你上身呢?可你是我的親侄兒呀!你怎麼能親姑姐呢?」看來,姑姐還是解不開心結。
「好姑姐,只要你愛我,我愛你,那就夠了!管他什麼關係、什麼亂倫!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相愛,都互相深愛著對方!這還不夠嗎?」我又搬出相愛至上論、又輕輕抽動雞巴。
「喲……先別動!唉~事到如今,你讓姑姐怎說呢?事已至此,我們不亂倫也已經亂倫了,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,今天就真的隨你的便吧,不過,你先別慌弄,剛才真的疼死姑姐了,姑姐不行了,讓姑姐喘口氣吧!」
看來姑姐剛才說隨我便,並不是故意暗示我可以隨便她,而是被我挑逗得六神無主之下的隨口而出的無意之辭、可能也有走一步說一步的意思吧。不過,在她的潛意識裡,也有那種暗示的含意,她也想到了所謂的「隨你便」的另一層含意,要不然怎麼會又一次說出了這個「隨你便」,而且這次說的是「真的隨你的便」?那第一次她說這句話時最低限度也有調侃我的成分。
我親吻撫摸著姑姐,但剛想進一步行動,被她制止了:「你這孩子怎麼搞的,姑姐不是讓你先別慌弄、讓姑姐喘口氣了嗎?姑姐受不了,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!你就不能輕點嗎?弄得姑姐疼死了,一點都不愛惜姑姐,還口口聲聲說愛我呢!」
姑姐嬌嗔著……
「對不起姑姐,我弄疼了你,不過也不是我不愛惜你,而是我的雞巴太大了,我再愛惜你、再輕點也不行,第一下你肯定會疼的。」我既向她辯解不是我不愛惜她,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寶貝的碩大。
「真的嗎?這麼說是姑姐錯怪你了?小孩子家有多大的東西,還來姑姐這裡吹噓?讓姑姐看看有多大……」
姑姐不相信我的話,說著就用手去摸我的陽具,剛一接觸就驚叫了一聲,接著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,坐了起來使我的雞巴從她的陰道中退了出來,仔細觀看後大吃一驚:「怎麼這麼大?怎麼還有血?是不是姑姐要流產了?」
我也看到了雞巴上有絲絲血跡,不由得驚慌失措,忙不迭地低頭查看姑姐的陰戶,只見她的陰道口上也有一點血跡,我忙伸手擘開她那兩片豐滿的陰唇,卻發現陰道裡面並沒有血,血並不是從裡面流出來的,只有陰道口有血跡,我忙問姑姐:「姑姐,你肚子疼不疼?裡面沒有血呀,只陰道口有血,是不是你的陰道爛了?」
姑姐聽了,自己彎下腰低下頭來仔細查看了自己的陰部,不由得羞紅了臉,伸指在我的額上輕戳一下,嬌嗔道:「還好意思問是怎麼回事,還說什麼我的陰道爛了。一派胡言!姑姐讓你破身了!」
我迷惑不解:「什麼?我給你破身了?難道你還是處女?」
姑姐更羞了,不好意思地說:「姑姐當然不是處女了,不過姑姐也沒有誣賴你,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處女膜!」
我更加迷茫了:「到底是怎麼回事?好姑姐,告訴我好不好?」
姑姐嬌嗔道:「你是真不懂還是裝模作樣?姑姐告訴你,我不是處女是肯定的,肚子裡孩子都有了,怎麼會是處女?不過因為你姑丈的雞巴太小,所以他並沒有把姑姐的處女膜完全弄破,今天被你這個大雞巴一弄進去,姑姐的處女膜才完全的破了,剛才姑姐不是說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?原來真的是破身了,怪不得弄得我那麼痛,姑姐還以為長時間沒有讓男人,才會那麼疼,沒想到真是因為你的這東西太大了,讓姑姐第二次破了身!姑姐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大東西?見都沒見過,更不要說被過了,當然適應不了,這讓姑姐怎麼能受得了?你可千萬要憐惜姑姐,小心點呀……」
姑姐面色蒼白,香汗津津,渾身無力,癱軟地躺在床上,我既愛憐被我再次破身的姑姐,怕弄痛了她,不忍摧殘她,又怕動了她的胎氣,只得按捺住心性,將我的雞巴溫柔地插進去一點,然後輕輕地抽了出來,接著再送進去,循序漸進,徐徐地挺送。這樣一來可又給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:每一次進入都像開山辟石般用勁,每一次抽出也被陰道壁緊緊箍住像不能抽身。好大一會兒終於將雞巴全根插入,姑姐被刺激得渾身狂顫,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氣,我忙吻著她的紅唇,把元氣渡入她的口中。
「姑姐,怎麼樣?現在舒服多了吧!」
「嗯嗯,舒服多了,姑姐怎麼經得起你那股蠻勁?姑姐的嫩屄又怎麼經得起你那根特大號的雞巴那麼猛干?真怕人,那麼大!」姑姐嬌羞萬狀地在我耳邊說著。
女人就是這麼可愛,剛才她還在罵我說話亂七八糟,嫌我說雞巴陰道什麼的,現在她自己倒張口就來,一會兒工夫就連說了兩三次雞巴,還連嫩屄都說出來了。
我溫柔地抽送著,姑姐也開始輕微地挺送迎合起來。姑姐的雙頰漸漸又紅潤起來了,淫水也一陣一陣地發洩著,熨得我渾身癢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慾火,我不知不覺又加快了速度,用力抽送起來。
我用力抽送了幾十下,姑姐已被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猛喘著嬌哼:「啊……好孩子……你真會……弄得姑姐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好寶貝兒……真厲害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好爽……」
「好姑姐……寶貝兒幹得好吧……得你舒服吧……寶貝兒也爽極了……你的嫩屄真好……」
姑姐已經被我弄得慾火如熾,淫心大盛,玉臀搖擺,上下迎挺,配合著我的抽送;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,我向下插時,她就恰到好處地向上用力頂,我向外抽時,她就也向後退,我們兩人真是前世有緣,命中注定要結合,雖是第一次和對方性交,但卻像一對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樣,配合得天衣無縫!
姑姐屄內的淫水源源不斷地從子宮中流出,隨著我雞巴的進出向外溢出,順著腿根流到床單上,床單早已濕了一大片。
終於,姑姐媚眼微閉,櫻唇半張,肥厚的玉臀拚命地搖擺著,挺聳著,雙手緊抱著我的背,越抱越緊,雙腿也用力纏著我的屁股向下壓,陰戶盡量地向上頂著,口中輕呼:「噢……好孩子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再快點…」
我知道姑姐已經快要洩身了,就更加賣力地她,動作也隨著加快,越越深,斜抽直插,直得姑姐嬌軀一顫,大股大股的熱流,從子宮中噴湧而出,直射到我的龜頭上,刺激得我更加興奮,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。
此時我身下的姑姐,嬌柔無力地輕哼著,滿頭秀髮,凌亂地散在枕頭上,頭在不停地搖擺著,俏臉如三月桃花般紅艷、雙目緊閉、櫻唇微啟、鼻孔嗡張、小嘴吐氣如蘭,一動不動地任我擺佈。
又經過一陣急抽猛送,她像是昏迷過去一樣,全身一陣輕抖,又一次洩了身,把所有積存